木木儿

NINEPERCENT的(伪)日常

这两天准备运动会累得要死
明天就比赛啦!
今天半夜来更新啦!
希望明天不会因为太困摔在跑道(儿童疲惫的目光
感觉这次更新有点尬
好啦不要嫌弃哟
———————————————————————

26.仙子是个人帅话不多的酷盖,虽然在逛街的时候,他能对着自己喜欢的两件衣服跟队友嘚吧嘚半个小时,最后连同旁边的三件一起拿下,虽然在跳《PPAP》的时候让一群大男人大肆赞扬仙子可爱到炸裂,但仙子本人一点儿也不可爱,比自以为酷炸了的山西人还要酷。
(木:我这么说,仙子您能把手上的刀放下了吗…)

27.在某个无聊的休(tou)息(lan)时间,九个人凑在一起开始玩扔瓶盖的游戏,面对这个游戏就格外暴躁的山西人毫无悬念的输掉了,然后大家就开始商量怎么惩罚他。在提出抱着福西西做深蹲,出门抓一个女孩子问她的联系方式,打电话给杰哥喊他胡巴等惩罚方法之后,富贵儿给队长大人发了一张山西人和Jeffrey的合照。后来大家连着好几个晚上都能看到缩在练习室小角落,冻得瑟瑟发抖的bro,成为奶泡团游戏史上被惩罚的最惨的成员。

28.山西人跟Jeffrey关系很棒,而且Jeffrey是个积极表达感情的人。大厂有人调侃说,可能有人给他设下了一个惩罚,如果哪个采访不cue三次bro就不给吃鸡蛋,但这害惨了被湖南陈醋控制的山西大佛。Jeffrey每cue他一次,他就得放下酷盖的尊严向队长大人委屈巴巴地撒娇一次,如果队长大人实在是太生气,他还得睡练习室。山西人经常坐在练习室的角落里认真地想对策,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动用自己的家产,跟Jeffrey商量好,只要一次采访不cue他,他就给Jeffrey补偿一箱鸡蛋。

29.奶泡团人多,在群访的时候麦克风递来递去很不方便,所以一般都是中间的几个崽崽回答问题,这样旁边的几个崽崽就没有了表现的机会。制霸同学觉得这样不OK,对他家的小尤不太友好,所以在采访的时候,只要小尤拿到了话筒制霸就会跟他搭话,拼命给他找梗。四周开始冒粉红色的小泡泡,摄像机里的制霸没有了正脸。队员们一脸平静地看着两人,心里却已经开始碎碎念了,啊啊啊这两个人,又来又来,回去经纪人姐姐又要拉着我们开会了!啊啊啊!

30.九个崽崽出道后就保持着一样的站位,但这个站位对长得俊和异坤两对CP来说很是令人窒息。而作为四个人里最正直的男人,山西人每次都会很执着地拉开偷偷凑到一次的制霸和小尤,让他一度成为长得俊超话里提及率最高的第三个男人。山西人表示,就是要按规矩来啊,这样说子异,子异很委屈(叉腰

31.奶泡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在别人采访的时候不能同时cue队长跟山西人,随便一个爆料就是两个人谈恋爱的证据。例如农农在乐鱼参加采访的时候,对方问他对团内谁的一个动作印象比较深。他说,是坤坤的一个舞蹈动作,子异也有经常做啦。回来之后,农农被剩下八个人围在中间进行批斗,大家教育农农不能这样给异坤粉发糖。农农委屈巴巴地想,干哈呢,我跟这俩一个房间,他俩每天都会嘻嘻哈哈地跳这段,所以我印象真的超深刻嘛,所以就跳了啊,农农委屈。(某小情侣:啥啊,咋的了,我不知道啊。)

32.乐华的七个崽崽之前也参加了乐鱼的采访,福西西跟富贵儿一起采访。摄像大哥看着两个说两句就动手动脚的孩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话说富贵儿啊,你问福西西你长得帅吗的时候,为啥要摸他耳朵啊,福西西你又为啥一脸羞涩啊???你俩到底谁比较A啊…阿生看不懂…
(小学鸡line:A是啥意思啊?木:就是…就是…就是比较厉害的意思…)

33.杰哥虽然看起来非常的高冷,但他是个特别爱吃醋的人,这一点奶泡团的所有成员都可以证明。只要跟小鬼关系亲密并且被留下了证据,当天晚上就会接到杰哥的死亡来电。这一行为,使得奶泡团成了黄萝卜团,每个人都跟杰哥电话致歉表明自己是黄萝卜。当然小鬼并不知道这些,所以小鬼觉得很困惑,为啥自己表演节目的时候搂了队长一下,队长会一脸恐慌呢。
(木: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冷白皮的胡巴有多大能量。杰哥:?木:Justin是黄萝卜!富贵儿:???)

34.小尤最近在减肥,啊不对,一直在减肥。之前交给仙子监督,但因为仙子要管两个小孩子特别累,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了农农。农农是个很严格的小孩子,跟小尤一起吃饭,他吃肉小尤吃菜,还拍照认证。谁能想到,这张认证照成了农农同学的罪证(摊手)。当天晚上,寝室里哭哭唧唧道歉的终于不是跟Jeffrey亲密的山西人,也不是被小鬼搂住的队长大人,而是被认为在虐待小尤的农农。农农看着面前板着脸的制霸,以及他身边啃着面包的小尤,可怜巴巴地吃了制霸好几拐。

35.山西人是个偶像包袱超级重的人,所以哪怕在参加综艺,都要无实物假装帅气地表演抱抱,被全场嘲笑。山西人很委屈,觉得自己表演的没有问题。当晚,队长大人看着自家闷闷不乐的老实人,拉着他要给他纠正子异抱。山西人虽然不开心但自家队长的话还是要听的,耷拉着脑袋就做了。队长认真地看了看说:“手摆那么高你能抱到哪个女孩子啊傻子异。”“可是我抱住你就刚刚好啊,我不会抱女孩子。”说着还抱紧了队长,向他证明。OK老实人今天又暗撩了一波。

NINEPERCENT的(伪)日常

昨天在考试,所以今天我来更新啦!
没想到真的有人会喜欢,感谢大家哟ᖗ( ᐛ )ᖘ
也不知道会写多少,看我的梗能支持多久叭
ε-(•́ω•̀๑)诶嘿嘿嘿
————————————————————————
11. 在NINEPERCENT成立一个多月之后,迎来了小鬼的生日,大家都送了很多礼物。而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湖南陈醋当天给杰哥发了,小鬼与某一透露姓名就会暴露湖南陈醋的山西人跳绳的视频,送给了小鬼最大的生日惊喜。在采访该陈醋时,他表示,自己不亲自跟小鬼算账就是一份重礼了。行,您好看您说的对。

12. 某两个见面会的间隙,锐哥被邀请到奶泡团的公寓。据目击证人小贾报道,锐哥进门后,山西人跟队长大人两个一米八几的人飞奔着冲向了一米七六的锐哥。锐哥当即被扑倒在地,让在场的人都以为锐哥做了啥坏事被两个卧底爱豆逮捕了。

13.锐哥进公寓前一直在默念,我是锐哥不是锐妈,我是锐哥不是锐妈。在进门后,属性爆发,开始勤勤恳恳地收拾东西,一面收拾一面开始絮叨,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小学鸡在身后眼神的交换。当天锐哥回家后发现大厂群99+的消息全是哈哈哈,其中还夹杂着两张老韩的笑容.jpg,而源头是自己一张表情包,配字是一天到晚小嘴叭叭的。

14.某日队长大人收到了来自Oner和Awaken-F出道的喜讯,以及两团对于NINEPERCENT至今没有团综的嘲笑。队长冷静地将发出嘲笑的九人拉入黑名单后,召集全团开会,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太磨叽了,反正队长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在九人稀稀拉拉的讨论过后,决定将团综的资金,拍摄,后期处理都交给复杂难过的山西人,后因山西人太久没有剪辑,手生而作罢。

15.福西西是大厂里为数不多的在那儿待胖了的人,毕竟大厂那么苦,很多人都被磨得瘦了不少。小机灵富贵儿同学认为是某种巫术让大家的体重转移到了福西西身上,换来了福西西的一顿爆锤。仙子拽下企图靠爆锤富贵儿转移他胖了的话题的福西西,宣布福西西被取消了吃晚饭的资格。

16. 团里有两个急需减肥的人,考虑到个人隐私,我们称他们范某和尤某。起初队长安排仙子和制霸分别监督二人,后来制霸因个人情感问题格外纵容尤某,导致尤某又胖了两斤,队长就将尤某减肥的任务也交给了有经验有实力的仙子。于是,奶泡的队员们每天吃晚饭时能感受到的渴望的目光又多了一道。

17.富贵儿是团里的机灵鬼,也是第一个发现b站新天地的人。起初队长大人看到大势的异坤还是很支持大家看b站,后来不怕死的富贵儿往群里发了几个异琳,乾坤正道,奶尤农汤等CP视频。在几分钟的寂静过后,奶泡的公寓传开了此起彼伏的道歉声。最后,富贵儿连同福西西都被团员们一顿爆锤。至于为什么福西西也被打,emmmmmmm不知道,队员们说下意识就觉得他们是一伙儿的,就一起锤了一顿,福西西表示委屈。

18. 奶泡团有三对暗搓搓发糖的小情侣,剩下三个要么异地要么单身的人很是不服,终于在某次会议上提出了抗议。而抗议的结果是…啊不好意思没有结果。因为抗议的时候,队长跟山西人一起窝在沙发上盖着毯子看电影,制霸托着脸笑着看小尤跟他撒娇,两个小学鸡头靠着头打游戏,没有人注意他们在说什么。

19.在抗议无果后,三个人决定也要追求自己的幸福,首先就是农农和仙子脱单的问题。小鬼尝试撮合二人,被二人的蜜汁微笑吓退,作罢。然后小鬼在跟杰哥聊天决定要让肥水流向自家田,拉着果然家的几个兄弟来联谊。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仙子在爆锤两个不听话的小学鸡,吓退,作罢。在发现仙子可能会因为暴力找不着对象后,仙子脱单瞬间被提上NINEPERCENT日程。但由于大家都忙于恋爱,农农忙于写作业,日程被无限期搁置(仙子怒摔)

20.奶泡团没有团宠,他们决定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于是,奶泡团,啊呸,正规一点,NINEPERCENT团宠竞选大会正式开始。首先,一号选手富贵儿,年纪最小并且是全团的机灵鬼,但由于日常皮被取消资格。二号选手福西西,综艺感强…算了,跟一号一伙儿的,取消资格。三号选手农农,可爱阳光,还很有梗,但由于觉得本人很man,放弃竞选。四号选手小尤,02年,小鸟胃,甜心本甜,但由于制霸表示甜心只能他来宠的,故取消资格。五号选手…嗯?开饭了!吃饭!NINEPERCENT第…不知道多少次讨论会议,散会!
(木:所以你们讨论出了个啥啊…)

21.山西人家境优越,啊不对,是特别极其非常优越,毕竟他住的房子可能比奶泡的公寓还要大。所以大家在看到山西人频繁的穿那件白T时,都表示十分不能理解,追着山西人问来问去,他支支吾吾只说是自己喜欢。直到有一天,富贵儿用小号翻微博的时候发现队长大人也穿过这件衣服,拎着手机就去逼问山西人是不是想跟队长穿同款。山西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富贵儿就感受到一股阴风从身后吹来,耳边响起队长的声音:“不是同款,是同一件。话说Justin你很闲吗,要不去健身房跑俩小时?”富贵儿拎着手机,飞也似地跑了出去。OK对不起打扰了,你们小情侣的情趣我不懂。

22.520那天,大家都在朋友圈晒了晒自己收到的礼物。富贵儿看到小尤在海底捞和制霸的自拍,小鬼在生日会现场跟杰哥隔空对唱的视频,以及来自队长五千二百块的转账记录一大强烈暴击之后,心痛地望了望自己收到的一箱小零食,气鼓鼓地跟福西西兴师问罪。福西西嘴里塞着满满的零食,被富贵儿强制拦下来之后,很是着急地说:“你干啥啊,吱吱兔今天好不容易不管我一次,你别拦我,我要吃垮整个团。”富贵儿扶着脑袋无奈的摇摇头,“你脑子里就只有吃吗!”福西西把一大半零食推给富贵儿说,“不是啊,还有你。”
今天的小学鸡甜了吗?终于甜了。

23.身高问题一直是小尤同学的痛。拍广告的时候,小尤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看着隔壁的bro岔开腿站就也跟着岔开腿站,后来被粉丝嘲笑说这个团叫NINEPERCENt。小尤同学很伤心,制霸就安慰他说他的身高很完美,可以让制霸把他完全抱进怀里,说着说着还示范了一下。路过的山西人看到被抱进怀里的小尤同学突然就绽放了甜笑,于是回去也跟队长试了试。队长以为是嘲笑他的身高,给予山西人不许睡床的处分并勒令其不许再跟制霸学土味情话。

24.农农的日常就是写作业,所有人都很好奇他到底有多少作业要写。直到某一日农农拉着队长大人帮他取快递,两个人捧着两个超级巨大的箱子回来时,大家才明白高中生到底有多惨。于是有人自告奋勇要帮农农写作业,自信地写下一个解之后,看完第一个题就选择了放弃。啊那个什么,农农啊,作业还是要自己完成的,哥哥们不能替你写作业,要加油哦。好,农农假装不知道哥哥们不会做。

25.小鬼今年19了,队友们一直不相信他是个大学生,总觉得他一定是个跟农农一样的高中生,也不相信小鬼是成年人,一张小孩子的脸实在是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于是不怕死的富贵儿又出现了,追着小鬼问他是怎么改身份证的出生日期的。最后,这场追问以小贾同学对着视频那边的冷白皮大喊自己是个黄萝卜结尾。
(木:富贵儿啊,你就不能长点心儿吗?福西西:点心?哪儿有点心!木:……)

NINEPERCENT的(伪)日常

瞎几把写
纯属虚构但想要有雷同(开始做梦
希望九个崽崽能够平安喜乐叭
————————————————————

1.分寝室的时候,助理让他们抽签。山西人在抽到跟队长一个寝室之后,队长立马拽着他,拉上行李就回了房间,美其名曰太累了想早点儿休息。事实上傲娇的队长大人是怕那尊山西大佛突如其来要求再抽一次,再蹦出什么我看天的名句来,到手的男朋友可就飞了。

2.福西西和富贵儿抽到了一个房间,正兴奋地盘算着怎么把零食偷偷运进来的时候,微笑的仙子拍着两个人的肩膀说,“你俩年纪太小,怕你们出危险,所以咱们三个住一间。”两只小学鸡瞬间就蔫儿了,仙子拍肩膀的力度又大了几分,“不跟我住,也可以选择跟除了小鬼之外的成年人一起住。”两个小孩子看看剩下挂着微笑但脸上写满不可能的队友们,沮丧地向自家的仙子妥协了。

3.虽说是抽签,但实际上全是类似仙子做法的暗箱操作。制霸跟长胖一间,顺带照顾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小鬼。队长跟山西人一间,顺带照顾未成年的农农。富贵儿和福西西一间,顺带照顾…不对不对,是仙子一间,顺带照(jian)顾(du)两只小学鸡。

4.住进宿舍的第一天公司就给他们分配任务让他们自己做饭,三个未成年还没来得及凑热闹就被助理提溜出了厨房,小鬼帮不上忙,就开着超大声的音响在客厅蹦迪,说是要活跃气氛。队长因为易过敏被几个队员推去带孩子,剩下几个人看着菜谱面面相觑,在厨房里叮铃哐当地闹腾了一个多小时。
    在小孩子们对食物的强烈渴望声中,九碗面条被端了出来。虽然说只是面条,但是卖相还是不错的,如果忽视一片狼藉的厨房的话。

5.吃饱之后,山西人很勤快地开始收拾桌子洗碗,剩下的人坐在餐桌前不肯动弹,商量着晚上要玩儿什么。两个小学鸡嚷嚷着要打游戏,小鬼摆着自以为很swag的手势说要通宵蹦迪,农农委屈巴巴地说自己作业还没写完,尤长靖嘀咕着想去吃宵夜一碗面条没吃饱,制霸凑在他耳边说待会儿给他点外卖,仙子眨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想拐骗各位队友陪他逛街。
    队长大人看看这一桌子咋咋呼呼的队友,又看看厨房里不停忙活的自家老实人,微笑地对各位做梦的孩子们说,“醒醒,晚上咱们排练。”说完也不顾耳边的哀嚎声,蹦蹦哒哒地就走进厨房帮着打下手,身后的七个vip观众纷纷表示没眼看没眼看。

6.在彩排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他们终于站在了见面会的舞台上,一切顺利,除了互动环节。回宿舍之后,队长的脸黑得让大家不敢说话。
富贵儿也很不高兴,但福西西非常识时务地上交了自己藏起来的零食,哄好了生气超不过半小时的小贾。但山西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家小玫瑰为什么生气,还给这个送保养品给那个煮粥的,气得队长脸更黑了。
    最后在仙子的指点下,山西人跑进房间,眨着狗狗眼无辜地看着傲娇的小玫瑰,趁小玫瑰不注意抱住了他。队长吓了一跳却还是假装淡定地不理山西人,山西人笑笑,一面有意无意地轻抚着他的背一面凑近他的耳朵说,“我的小玫瑰今天吃醋了啊,真可爱,那队长大人想要我怎么补偿你呢。”队长大人想,来,谁告诉我他是老实人的,以后谁再说他呆我就跟谁急。

7.又一次见面会之后,队长又又又气到只吃了三顿饭,但是谁都不知道为了啥,毕竟这次山西人可是跨过千山万水都要cue自家玫瑰。
    晚上小鬼跟杰哥视频的时候,看到对面的冷白皮一脸正经地喊自己大名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大概就是演出后队长用小号翻超话,看到了老实人跟小鬼一起跳绳的视频,评论里有人说这是大型出轨现场,队长就十分平静的把视频转给了杰哥。
    而大家也在听到小鬼对着视频哭哭唧唧的道歉的时候才明白队长在气什么,心里暗暗地提醒自己,OK队长的男人碰不得。

8.明明九个人才刚刚出道,却忙得焦头烂额,好不容易有了休息的时间,公司决定放他们去旅游。几个人叽叽喳喳的商量着去哪儿,队长说想带几个皮孩子去芬兰体验新鲜空气,农农和制霸想回台湾逛逛,小鸟胃说请大家去马来西亚吃正宗椰浆饭,剩下几个也都意见不一,有说去海边的有说去乡下的。只有山西人随意的很,去哪儿都行。
    最终,大家决定去吃海底捞,离得近还能吃好吃的,完美。

9.吃海底捞的时候,仙子强制扣下了几个未成年的酒,换成了果汁。刚成年也没多久的小鬼举着啤酒在他们面前嘚瑟,换来了杰哥的远程电话,要求仙子扣酒,让一桌子的人都笑得东倒西歪。队长大人舒服地靠在自家老实人的肩膀上,看着他给自己调好蘸料,还叮嘱自己别烫到。制霸一面嫌弃尤长靖吃的多一面给他夹肉,尤长靖抬起脑袋对着制霸一笑,制霸咳嗽了一声说,就这么一次吼,回去要跑步的。

10.吃饱喝足回到宿舍,大家都撑得不行,就坐在一起聊天,聊出道后的生活。
    “其实我挺怀念大厂的。” 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嘴,几个男孩子都陷入了回忆,连平日里最皮的小学鸡们都安静了下来。
    “诶咱们回头大厂里的一起聚聚啊,吃海底捞!”“聚聚行,别吃海底捞了,我现在撑得不想听到这个词了。”“谁让你吃那么多。”“我那不是怕浪费嘛…”
    NINEPERCENT的小学鸡争吵还在继续,大厂却不会再有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都不忍心戳破,回头聚聚大抵也不过是个念想。
    夜深了,几个人终于有了睡意,互相道过晚安就睡下了。
    晚安少年们,愿你们夜夜好梦。
————————————————————————
大概也许可能有后续?如果有人看那我就继续扯好了(感觉没有人会搭理我
爱九个崽崽哟੭ ᐕ)੭*⁾⁾

落花流水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大概也许可能,是个BE吧(自觉跪下
dbq我是魔鬼
啊第一次写文,文笔很垃圾
大家不要嫌弃啊呜ᖗ( ᐛ )ᖘ
———————————————————

流水很清楚惜花这个责任
真的身份不过送运
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亦是无负这一生 

                    ——Eason《落花流水》



      出道让王子异觉得不真实,无数个方向的声音都来势汹汹,当初懵懵懂懂的大厂少年们,终于踏进了鱼龙混杂的娱乐圈。

      九个男孩子终于拥有了只属于他们的舞台,见面会结束的时候,舞美的灯光晃得王子异看不清观众,也看不清身前那个朝观众挥手的白衣少年。

       王子异一直不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模糊又清晰。模糊地觉得那是爱,却又清晰地明白那不能是爱。

      王子异有时候会在练习的间隙翻微博,在看到他的时候会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两眼,王子异看见粉丝们都叫他小玫瑰。

      小玫瑰啊,还真是适合他,孤傲又满是戒备。明明才19岁有时候却比22岁的王子异更成熟,被迫成长的滋味一定不好受吧。

    但他又拥有着十九岁独有的可爱与脆弱,虽然从来都不愿意接受别人夸他可爱。总是绷着一张脸装冷酷,但在面对人海的时候,会孩子气地站在原地等着王子异穿过人潮去牵住他的手。穿着小鲨鱼的套装蹦来蹦去,就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想到这儿王子异忍不住笑了,哪怕可以独当一面都还只是个小幼稚鬼,让人忍不住想要揉揉他“帅金色”的小脑袋,听他带着糯糯的南方口音喊子异。

      他们的关系好,让那些搞不清如何去爱的粉丝疯狂地diss王子异。很多前辈都告诉王子异,成为一名偶像,就必须同时接受爱与质疑,所以在看到别人说他捆绑小玫瑰的时候,王子异只是有一点点的难过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倒是那朵孤傲的玫瑰突然就没有了活力。

      糯糯的南方口音染上了悲伤,喃喃地说了很多话,王子异记不清说了些什么,记忆停在小玫瑰最后安抚似的拥抱。身高的差异让小玫瑰的小脑袋恰好靠在王子异的肩窝,小玫瑰似乎说了什么,但王子异什么都听不见,耳朵里和脑袋里全是自己的心跳声。

      小玫瑰很爱过敏,每次过敏的时候就会委屈巴巴地缩在王子异身边,王子异就会很耐心地给他涂上过敏的药,帮他带上一次性手套。

    王子异是个很爱养生的佛系爱豆,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被他抓来听过养生经,但他从来不跟小玫瑰说。很多人都觉得很奇怪,这两个人关系这么好,王子异怎么会不叮嘱他怎么照顾自己呢。王子异只是笑笑,心想小玫瑰不乐意听这些,也不需要听这些,因为他会亲自照顾好小玫瑰的。

    小玫瑰在舞台上霸气十足,私下里却特别爱撒娇。总在练习结束之后钻进王子异的寝室,四仰八叉地躺在王子异的床上装死。王子异温柔地提醒他卸妆,他就会拖着长长的尾音喊子异,一面在王子异的床上滚来滚去,一面说自己超级超级累不想卸妆。王子异只是轻轻地笑笑,伸手抓住自己床上那只不安分的小可爱,小心翼翼地给他卸妆。

    这一幕被很多练习生撞见过,几个乐华的小学鸡嚷着也要王子异帮忙卸妆,王子异刚准备答应,几个小孩子就被突然冷酷起来的老大吓得溜了出去。王子异看着眼前这个仿佛母鸡护崽一般的小玫瑰,忍不住笑出了声。小玫瑰一下子红了脸,佯装生气地拍王子异。

—我不是怕你累着嘛!你还笑我!你对得起我嘛王子异!

    还没等王子异开口,旁边的Jeffrey就呆呆地接了一句。

—可是,子异也帮坤坤你卸…

    妆字还没说出口,呆呆的Jeffrey就被路过的陆定昊打着哈哈拖走了。王子异回过头看着脸越来越红的小玫瑰,憋着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看着他用傲娇掩饰尴尬地撅起嘴。

    那个时候,一切都美好得让人不忍心戳破,而一切的美好止步于出道那天。

    那天,周锐来找王子异。周锐跟小玫瑰在大厂的时候是室友,因为已经在娱乐圈边缘滚了几圈,所以对很多事情看得很透彻。周锐说,当爱成了阻碍的时候,就不再是爱了,子异你应该明白的。

     王子异当然明白。

    他们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小人物,哪怕是在他眼里最耀眼的小玫瑰在前辈面前也什么都不算,所以他们现在必须谨小慎微地活着。这个世界对同性之爱的态度依旧很苛刻,普通人都会被社会排挤,更何况不能有任何负面新闻的他们。

    所以,所有的爱意都必须深埋心底。

    小玫瑰在离厂前的那个深夜,拉着王子异坐在天台上聊天,那是大厂少有的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小玫瑰似是无意地问王子异。

—子异啊,你说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啊,啊,我是说,一起唱歌一起做偶像。

—会啊,你是我这么铁的朋友,肯定会啊。

    明明什么也没说破,却也什么都说破了。小玫瑰的双眸暗了暗,没接话茬,于是两个人就那么默默地坐了很久。

    天快亮的时候,王子异担心小玫瑰会着凉,拉着小玫瑰起身回宿舍。王子异习惯性地牵着小玫瑰的衣袖往回走却被身后一股力量拽回小玫瑰的方向,他们交换了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吻。不激烈也不绵长,只是两个彼此热爱的灵魂短暂的相通。

    后来他们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情,那天似乎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他们也只是很平常的聊天。但也只有他们知道,所有的爱,都止步于那一晚。

    一个放弃了爱,一个隐瞒了爱。

    他们在见面会的互动环节很流畅地按着公司给的剧本跟其他几个团员营业,王子异却突然违反了规定。他仿佛忘了经纪人上台前的叮嘱,在问到谁看起来整洁却东西很乱时,鬼使神差地指向了小玫瑰。知道安排的团员们突然就变得有些尴尬,小玫瑰顺着箭头的方向看,在对视的一瞬间愣住了,而后眸子突然亮了一下,笑着对王子异说,你好好说啊子异。

    王子异看到那个不同于平日职业微笑的笑容一下子慌了神,乱七八糟地也不知道回答了些什么。回想到这段互动,王子异自己都觉得不忍直视,而当时的小玫瑰却一直笑得很开心。

    为什么会突然违反规定呢,大概是想到了在大厂的时候自己替小玫瑰整理行李的事情了。小玫瑰好像永远长不大,行李总是要王子异收拾,最后找不到了还要让王子异替他找出来。

    但后来小玫瑰再也没有让王子异收拾过行李,虽然东西塞得很乱,但再没有出现过找不到东西的情况。王子异想,真好啊,我的小玫瑰能照顾自己了。虽是这么想,王子异还是忍不住地失落,我的小玫瑰,不需要我了啊。

    王子异跟小玫瑰的确是一个寝室的,但自那个深夜之后他们就甚少沟通,反倒是跟农农来往更密切。有时候王子异会有一点后悔,如果当初没有隐藏心底的爱意,是不是就不一样了呢,是不是就能拥抱爱了呢。

    但王子异不敢尝试,他不怕输,小玫瑰却不能再输了。他不想让小玫瑰冒风险,毕竟,那是他的爱人啊。

    或许等到团解散了,他跟小玫瑰就再也没有交集了,不会一起度过生日,不会穿越人海去抓住身后的爱人,更不会再给某个耍赖的小孩子卸妆。

    也不会再做同行者。

    灯光慢慢地暗了下来,场地内的欢呼声依旧不断,但王子异已经听不见了,他看着身前那个清瘦的微笑着的少年,脑海里突然响起了陈奕迅的《落花流水》。

    他想,能陪伴小玫瑰这段路,也算无负这一生了吧。